礼义廉无耻
泥水佬开门口过得自己过得人
偷鸡不成蚀把米,即不仅没有占到便宜,反而受到了损失
茅坑里扔炸弹激起民粪(愤)
阎王爷嫁女鬼要
牛皮灯笼点极唔明
床下底劈柴撞板,即闯祸、出乱子
老婆担遮阴公,即可怜
老公拨扇凄凉(妻凉),即可怜
单眼佬老婆一眼睇晒
冬钱腊鸭得个睇字
隔夜油炸鬼无火气
番薯跌落风炉该烩
湿水榄核两头唧
水瓜打狗唔见咁截
无掩鸡笼自出自入
白鳝上沙滩唔死一身散,即死定了
火烧旗杆有排长炭(叹)
潮州音乐自己顾自己
结他无缐(湿水棉花)无得弹,即无可挑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