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九天的冰棍没人理
三九天吃冰棍寒心;冷暖自己知
三斤面包个扁食(饺子)好大的面皮;皮厚
烧饼铺里的耗子次(吃)货
拾麦打火烧(做烧饼)干捞
水壶里盛汤圆肚里有货倒不出
炭黑做汤圆漆黑一团
剔了肉的猪蹄儿贱骨头
套着大车卖煎饼贪(摊)得多
瞎子吃汤圆心中有数
小瓷碗里数汤圆明摆着
一尺厚的烧饼吃不透
一丈厚的烧饼吃不透
油灯上炖猪蹄慢慢来
炸油饼的卖冰棍冷热结合
蘸着稀饭吃扁食(饺子)越吃越糊涂
粘牙的烧饼一面生
粘牙的烧饼面生
猪鬃拴豆腐没法提;提不得;别提了
猪血煮豆腐黑白分明;混淆黑白